欢迎访问 首页
中德关系 使馆简介 领事服务 留学德国 新闻服务 中德经贸 科技创新
 
首页 > 大使专栏 > 大使接受采访
驻德国大使吴恳接受德《星期日法汇报》专访
2019/05/05

  日前,驻德国大使吴恳接受德国《星期日法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Sonntagszeitung)专访,就“一带一路”合作、中德关系等问题阐述看法。2019年5月5日,该报经济版整版刊登采访内容,全文如下:

  星期日法汇报:大使先生,中国正凭借新丝绸之路开辟的贸易通道向欧洲和非洲投入巨额资金。中国是想以此增加其他国家对华依赖吗?

  吴大使:我们的目的是携手伙伴共同走出一条通往现代化的道路,促进民心相通,并为民众创造更多福祉。“一带一路”是开放的合作平台,所有有意愿的国家都可以参与。一周前,38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目前,已有127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其中包括意大利、希腊等17个欧盟国家。可惜德国在这些方面还略显谨慎。

  星期日法汇报:那么第二届高峰论坛取得了什么成果?

  吴大使:最重要的是确立了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目标,指明了合作方向。“一带一路”共建项目主要是商业项目。习近平主席明确强调,要秉持共商共建共享这一“黄金法则”,坚持开放、绿色、廉洁理念。我们发布了一份283项的成果清单,高峰论坛的具体成果都汇总其中。

  星期日法汇报:这些成果足够说服那些担心中国霸权企图的怀疑人士吗?

  吴大使:看了很多德媒关于“一带一路”和所谓中国各种利益的报道。大部分都言不符实。“一带一路”首先是造福所有民众的大型经济合作倡议,是开放、包容、透明的。所有共建“一带一路”的参与方都是平等的伙伴。借此可促进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一带一路”不是地缘政治工具,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当今最大的和平工程。

  星期日法汇报:但是中国十分慷慨地为各种项目提供融资,从而将财力弱小的国家推入“债务陷阱”。

  吴大使:债务实际上是个中性概念,我在法兰克福大学留学时的经济学课上就学过。国家债务的成因多种多样。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并加大在国际市场投资力度才6年时间,不应将一些国家的债务问题都归咎中国。例如,据菲律宾方面统计,对中国的项目债务只占菲总债务的0.65%。中国债务占斯里兰卡外债为10%左右,同一些其他国家和国际机构相比少很多。事实表明,中国不是将这些国家引入“债务陷阱”,而是帮助其走出“落后陷阱”。

  星期日法汇报:通往欧洲的新丝绸之路终点在鲁尔区。这为当地人民带来了什么?

  吴大使:的确,位于鲁尔区的杜伊斯堡港是中欧之间长达11000公里的铁路交通网中最重要的枢纽之一,也是很好的范例:目前,每周有35班中欧班列往返于杜伊斯堡和中国12个城市。中欧之间铁路货运近三成在杜伊斯堡中转。这为杜伊斯堡市2014年来物流行业新增3000个就业岗位作出了贡献。2014年至2018年期间,落户杜伊斯堡的中资企业数量由40个增加到100多个。超过2000名中国留学生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学学习。杜伊斯堡市对此发展势头评价积极。

  星期日法汇报:中国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超过900亿美元,为很多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融资,而往往只有中国公司才能从建造这些基础设施中获利。

  吴大使:中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发起者和倡导者。因此,中国在共建“一带一路”的头几年也投入了大量启动资金。但情况并非得一直如此。一个多月前,西门子同中国政府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该公司将同中国企业一道共同参与“一带一路”项目。英国渣打银行2020年底前要为该倡议相关项目提供至少200亿美元融资支持。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从该倡议获得了价值23亿美元的设备订单。可以看出,每个参与方都能从“一带一路”合作中获利。

  星期日法汇报:“一带一路”不应成为从中国到西方的单行道。西方国家企业也希望在中国获得同等的市场准入。中国市场现在有多开放?

  吴大使:处于快速成长期的企业会向海外拓展。对出口强大的德国企业来说很长时间以来已是如此。全球化的权利不能只由西方企业独享。德国企业在华经营已近40年,大众公司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中国。我上大学时,桑塔纳就已是中国家喻户晓的车型。去年,大众公司全球销售1083万辆汽车,仅在中国市场就销售420万辆。能说中国市场不开放吗?

  星期日法汇报:近些年,中国投资者花费几十亿欧元收购了很多德国企业,包括机器人制造商库卡。这为德国人拉响了警报。

  吴大使:是的,中国投资者已经感受到这种疑虑了。可是德国在华总投资已超过800亿欧元了,中国在德总投资仅110亿欧元。我曾经担任过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十分清楚仅在广东省就有大量中国企业被外资企业全资收购。相反,中国投资者在欧洲和德国市场面临的问题却在增多。

  星期日法汇报:具体哪方面(问题)呢?

  吴大使:自从中国美的集团收购库卡以后,我们面对的法律门槛被提高了。现在,一些并购业务无法完成。比如去年一家中国企业计划收购德国电网运营商50赫兹20%股份,双方谈判原本进展顺利,但后来突然被告知收购无法进行,这非常遗憾。

  星期日法汇报:中国看上去不透明,外界无法得知中国投资者背后实际是谁。中国科技企业华为也是如此,因而其参与5G网络建设问题备受争议。

  吴大使:华为是一家独立的私营企业。美国所谓中国政府利用华为设备开展间谍活动的指责毫无根据。请问证据在哪里?美国在全球打压华为具有政治动机。华为已在技术上同美国企业不相上下,这令美方无法接受。

  星期日法汇报:您认为有关间谍指控完全出于竞争原因?

  吴大使:是的,这是对中国科技企业的霸凌行为。

  星期日法汇报:中国企业可能容易被政府控制。且华为创始人曾在军工领域工作,算是亲政府人士。

  吴大使:华为同中国政府的关系不会比大众公司同德国政府的关系更密切。德国下萨州政府拥有大众20%的股份,而中国政府在华为没投一分钱参股。

  星期日法汇报:中国政府计划到2020年建成集中的社会信用体系,以此控制所有人,制裁不良行为。您有社会信用账户吗?

  吴大使: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还在试点过程中。中国社会面临着较严重的诚信赤字问题。前些年,中国曾发生过毒奶粉、假疫苗等恶性案件以及腐败和学术造假等问题。广大人民群众迫切要求政府尽快采取措施应对。通过社会信用体系将有助于重建社会信任。绝大部分中国人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表示支持。柏林自由大学研究报告显示,80%的受访中国人对此持积极态度。因为这关系到诚实守信、真实可靠等中国传统美德。

  星期日法汇报:中国正对社会进行全面控制,不仅建立(信用)积分体系,还大量使用监控摄像头和人脸识别系统。

  吴大使:中国人对此不是这样看待的。由于文化传统,对中国人来说安全与稳定始终是第一位的。治理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仅在北京每天就有1千万人次乘坐地铁,如果没有严格的安检和监控将无法确保安全。

  星期日法汇报:这对德国来说难以想象。

  吴大使:中德两国文化差异很大。在德国社会中,个人极其重要,而在中国集体则更为重要。在中国,个人自由服从于集体利益是不言而喻的。在这方面,我们有上千年的传统。举个例子,如果你在中国写信,地址要先写国家,然后是省份、城市和街道,最下面才是收信人姓名。在德国则是完全相反的顺序。

  星期日法汇报:但是监控系统除了维护安全外也可以被用作它途。

  吴大使:想想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国际恐怖主义事件。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为中国人民提供最大程度的安全保障。

  星期日法汇报:中国不是西方民主国家,可能也因此实现了经济强大。中国的制度更好吗?

  吴大使:每个国家都是根据自身历史和国情选择政治制度。你们有你们的,我们有我们的。事实一再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对我们国家和人民来说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希望西方国家能尊重我们的选择,正如同我们对你们一样。

  星期日法汇报:这对德国来说可能并不容易。

  吴大使:我们不应反复讨论制度差异,而应思考如何进一步发扬两国的良好合作传统。去年,中德贸易额已达近2千亿欧元,约150万中国游客到访德国,每周有约100个直航航班连接两国。这在30多年前我首次到德国时完全无法想象。因此,我对中德关系的未来充满信心。

  《星期日法汇报》是德国三大报之一《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的周日版,侧重专题报道和深度分析,拥有近87万读者,位列德周报榜首。

推荐给朋友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