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首页
中德关系 使馆简介 领事服务 留学德国 新闻服务 中德经贸 科技创新
 
首页 > 使馆要闻
驻德国大使吴恳接受德《明镜》周刊专访实录
2020/05/08

  2020年5月9日,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以“威胁并非我们的风格”为题刊登对吴恳大使的涉疫情主题专访(网络版于5月8日刊发),并在导语中表示,吴大使驳斥了关于中方向公众隐瞒疫情的指责,并称美方借阴谋论转移对其自身应对失灵的视线。采访中文实录如下:

(图片来自《明镜》周刊网络版)

  明镜:请大使介绍中国当前疫情形势?

  吴大使:中国是首个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国家。过去数月,中国度过了最艰难时期,目前境内疫情已得到基本控制,值得倍加珍惜。3月底以来,全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基本都在个位数。正在接受治疗的病例数已降至400例以下。曾经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和武汉市不仅已经解封4周,全省还被评估为低风险地区。目前全国范围已没有高风险地区,各地经济社会运行趋于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目前正值中国为期5天的五一劳动节假期。5月1至4日,全国接待游客已共计超过1亿人次。当前中国疫情防控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境外输入风险。截至今日,境外累计输入病例1676例,现有病例325例。中国正切实采取防控措施应对这一挑战。

  明镜:中国在抗疫过程中犯了哪些错误?对未来疫情应对有何启示?

  吴大使:中国是第一个同这种未知病毒交锋的国家。部分西方媒体诬称中国隐瞒疫情暴发。事实上,中国从未隐瞒疫情暴发,也不允许任何形式的隐瞒。中国早期应对快速、透明,从官方开始调查到武汉封城不到四周时间。2019年12月27日,中国官方首次接到医院报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12月31日即向世卫组织通报,今年1月8日病原体确认,12日向国际社会公布病毒完整基因序列,20日对外通报确认有人传人现象,两天后就作出了史无前例的封闭千万人口城市的决定。中国政府如果存在隐瞒,为何会在获悉上报病例仅4天后就通报世卫组织?就连特朗普1月24日发表推文时还明确赞赏了中国的透明度。疫情初期,个别国家声称新冠肺炎“不过是流感”,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隐瞒疫情。

  此次抗疫过程中,我们发现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储备不足。疫情初期,武汉曾出现医疗资源严重短缺的情况,后来通过建设两座新医院和多个方舱医院,才扭转了局势。未来我们考虑增加对医疗基础设施的可持续投资,并通过更好的统筹规划提高卫生体系的抗危机能力。

  明镜:有批评称,中国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1月14日还宣布“未见明显人传人”,直到1月20日才承认人传人。武汉在1月仍举行4万人的大型活动。您怎么看?

  吴大使:现在一些人回过头来批评中国应更早更快地对疫情作出反应,让我想起一句德国谚语,“人在事后最聪明”。中国是第一个受到疫情冲击的国家,新冠病毒是人类未知的病毒,完全没有如何应对的现成脚本。1月上中旬,科学界对新冠病毒的认识仍处于十分初级的阶段,任何一个负责任的国家都不会在未充分掌握确凿科学证据的情况下就贸然行动。在欧洲,就连是否需要强制佩戴口罩都讨论了3个月。判断一种新的疾病是否人传人,需要大量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和严格的科学论证。得出严谨的科学结论需要时间,不能拿今天的结论去苛求当时的科研人员。何况在得出确凿的人传人结论后,中国政府立即采取了坚决有力的防控举措。

  明镜:去年12月底,李文亮曾就疫情发出预警,中方为何将其禁言?

  吴大使:去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在微信群里发布“确诊7例SARS”等消息,是在和同事、医生同行进行讨论,并非向公众发出警告,他不是“吹哨人”。而在此之前3天,张继先医生已向武汉市卫生行政部门上报出现可疑肺炎病例,湖北省、武汉市立即开始调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12月31日已到武汉实地调查。

  没有中国医生因为警告疫情遭到逮捕,部分西方媒体的报道并不属实。相反,无论是第一个上报人张继先还是李文亮都受到了国家表彰。李文亮在1月3日被警方训诫,原因是其涉及SARS的言论可能引发社会恐慌,此后他正常回归工作岗位。后来,有关部门经过全面调查,认为警方约谈他是合法的,但出具训诫书不当。当地警方也向李医生家人致歉。

  李文亮是一名好医生,也是中共党员。他在工作中感染新冠肺炎,虽经全力抢救但不幸逝世,我们对此表示悲痛,中国政府授予他最高国家荣誉。然而,李医生的逝世却被美国别有用心地利用,在毫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将李医生包装为“反共人士”,编造故事大肆炒作,这种做法十分卑劣。

  明镜:去年12月31日,台湾、香港就出台严格防疫措施,包括限制同中国大陆人员往来。

  吴大使:我想强调的是,台湾、香港不是主权国家,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你所提及的信息来自部分西方媒体,不符合事实。去年12月31日,中国台湾卫生部门向世卫组织发去一封邮件,内容仅是复述了武汉市卫健委的通报,并请求提供更多信息,没有任何预警内容。台湾地区直到1月21日才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疫情。在此之前,台湾地区不掌握疫情的临床病例信息,不可能得出所谓人传人的结论。台湾地区声称就“人传人”发出了“警告”,没有任何依据和可信度。

  明镜:据了解,武汉市市长本人承认前期疫情信息披露不及时。此后,湖北省委书记和卫生部门负责人也遭撤换。这是否说明其应对不力?

  吴大使:中国是第一个同这种未知病毒交锋的国家,在疫情初期完全没有任何应对经验,因此不可避免需要时间来对病毒加以认识。我们也在思考,未来如果再次出现新型传染病,我们应当如何更好处理科学认识新型疾病和对公众预警的关系。我们需要不断完善预防和控制重大流行病的体制机制,改善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系统。

  此前我已向你详细介绍了中国应对疫情的时间线。我愿再次强调,2019年12月27日中国官方首次接到医院报告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4天后就已向世卫组织通报,今年1月8日确认病原体,12日就与全世界分享病毒完整基因序列,20日对外通报确认有人传人现象,三天后作出史无前例的封锁千万人口城市的决定。总的看,中国采取了最严格的防疫措施。根据《科学》杂志研究报告预估,上述措施使中国减少了超过70万的感染者。

  明镜:中国是否对全球疫情负有责任?是否能向中国索赔?

  吴大使:新冠病毒源于哪里科学界并无定论。病毒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它可能在任何时间、在世界任何地方出现。中国与其他国家一样也是新冠病毒的受害者,而非加害者。中国通过其快速的应对措施,为世界其他国家应对疫情赢得了至少6周的准备时间。遗憾的是,当中国抗击疫情时,有的国家并未有效利用这段时间,而是隔岸观火。中国封锁1100万人口的武汉市,已是在对外释放再明确不过的信号,但部分国家并未予以重视,还一度认为问题不大,能很快控制局面。

  国际法上既无条约也无先例要求病毒起源地承担其他国家的抗疫损失。否则,谁应该为H1N1流感、艾滋病、疯牛病等流行疾病负责并赔偿?叫嚣向中国追责的人关心的并不是国际法,而是企图通过推诿责任,转移公众对其自身贻误疫情和应对不力等问题的视线。中方对此行径坚决反对。

  明镜:如何看待美国总统特朗普称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的一家实验室泄露?

  吴大使:一段时间以来,一些美国政客编造关于中国的“阴谋论”,旨在转移视线、推卸自身防疫失当的责任。世卫组织和全球很多知名医学、病毒学专家都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产生的。病毒来源问题应交由科学家解答而非政治家。常年同武汉病毒所合作的美国知名传染病学家、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什亚克博士多次表示,关于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露的说法毫无根据。我愿强调,武汉病毒所的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首个P4实验室,其安全等级与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在柏林Wedding的实验室一致,病毒不可能从这样的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泄漏。

  明镜:中国会否允许国际专家组在华展开独立调查?

  吴大使:自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一直与世界卫生组织密切合作。早在1月20日,世卫组织代表团就对武汉进行了实地考察。2月中旬,世卫组织派遣了一个专家团前往中国,其中也包括美国和德国的专家。中国将继续以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方式支持世卫组织的工作,对国际调查持开放和坦诚态度,支持科学家之间进行交流。中美科学家目前正在共同开展研究项目以追溯病毒起源。我们反对的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企图将中国放在被告席上,然后再进行所谓的国际调查寻找证据。探明病毒的来源很重要,但是这项工作应由科学家完成,而不是被政客工具化和政治化。目前更重要的是推进疫苗和药物研究,遏制病毒传播并挽救生命。

  明镜:过去在中国、美国等国家也曾发生过因疏忽导致实验室病毒泄漏事件,针对新冠病毒你是否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吴大使:我认为,病毒源头问题应该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进行研究,而不是交由外交官和政客解答。武汉病毒所负责人已明确表示,该所没有发生过任何实验室事故,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这充分说明病毒所“实验事故”泄露病毒的猜测是无稽之谈。

  明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表示,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对此你同意吗?

  吴大使:个别美国政府高官无视基本事实和科学结论,发推文抹黑、诋毁、攻击中国,损害国际抗疫合作。你应该批评美方散布阴谋论和假消息。我认为,发言人的个人推文反映了广大中国民众对美国一些政客大肆污名化中国的义愤。他们完全有理由向美方提出质疑。至于病毒来源在哪里,中国政府的立场非常明确,这是一个科学问题,需由科学家研究回答。

  明镜:您多次提到国际抗疫合作的重要性。各国病毒学家呼吁各方秉持公开透明原则参与合作。为何武汉方面没有公开抗体测试结果?中方是否遵循公开透明的国际抗疫合作原则?

  吴大使:公开、透明不能仅针对中方,而是各方都应遵循的原则。疫情发生以来,无论是迅速向世卫组织进行通报,还是公布完整的基因序列,亦或是在《柳叶刀》、《自然》等知名专业期刊上发表数百篇医学论文,都体现了中方高度的透明。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等其他国家也足够透明吗?我们至今都不清楚,美国有多少所谓流感死亡病例其实是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尽管美国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承认其中有些人实际上是新冠病例。美国政府什么时候能公布或向世卫组织提供去年11月和12月流感病毒样本?我们敦促各方均积极践行透明原则。

  明镜:各国抗疫实践被解读为不同政治制度和模式之间的一场竞争。有观点认为,同民主体制相比,专制体制在抗疫效率上体现了优势,对此您是否认同?

  吴大使:借疫情搞制度比拼本身就是一种狭隘的思维。当前疫情是对人类生命和健康的共同挑战。各国面临的疫情形势不同,国情也不一样,不可能采取完全相同的防控措施。例如,疫情首先发现于武汉,在这座拥有1100万常住居民、300万流动人口的城市实施疫情防控措施,肯定同10万人口的城市完全不同。各国应采取适合自身特点的抗疫措施。我并非公共卫生领域的专家,但中方愿意向世界各国分享我们的经验,维护各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希望国际社会携手战胜病毒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当务之急是合作抗疫,我们反对任何借疫情渲染体制对立,搞政治化、污名化的行为。

  明镜:请您介绍中德双方围绕疫情合作情况?

  吴大使:中德围绕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开展了密切交流,两国领导人频密通话,给予对方支持。习近平主席向默克尔总理表示,中方愿同德方继续分享信息和经验,加强在疫情防控、患者救治、疫苗研发等领域合作。中德政府及各界人士先后向对方进行援助。德国政府曾两次向中方捐助物资;中国中央和各地方政府已向德方捐赠大量防疫物资;许多中国企业向德各界捐赠了数百万只口罩等物资;中方为德方在华官方采购提供便利,“空中桥梁”平均每日从中国运输25吨物资到德国。两国医疗界专家通过视频进行多次学术交流,德国专家随世卫组织专家组来华考察。我们可以将共同抗击疫情作为两国加强交流合作,加深民众了解和理解的一个契机。

  明镜:欧盟内部报告认为,中方在全球范围进行虚假信息宣传,特别是中国政府希望通过社交媒体影响欧洲舆情民意,以转移外界针对中国作为“疫情发源地”的批评。您对此如何评价?

  吴大使:我注意到了有关报告。虚假信息是疫情下国际社会共同面临的问题,对抗疫有百害而无一利。自疫情发生之始,中国一直深受虚假信息之害。我们无心、无暇也不屑于制造假消息,而是根据科学和事实,驳斥针对中国的假新闻和阴谋论,并更好地阐述我们的立场主张。如果你将中方言论与美国政客和外交官言论进行比较,就不难得出结论,究竟是谁在制造谣言。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欧盟报告完全没有提及美国。另一方面,代表国家传递声音,维护本国利益是外交官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将此同向外方施加“政治影响”相关联,则是一种误读。关于你提及的“政治宣传”,我们使馆已就此发表正式声明并阐明立场。我们感谢国际社会客观评价中国抗疫工作,但中国人民的支持才是对中国政府抗疫努力的最大肯定。中德围绕抗击疫情开展密切交流,相互支持,加强合作,这是客观事实。污名化、政治化只会加深成见,煽动对抗,破坏各国携手合作抗疫的努力。

  明镜:近期,针对澳大利亚政府要求对病毒源头开展调查,中国驻澳大使威胁中方将放弃购买澳方产品。您如何看待有关表态?

  吴大使:将中国外交官言论视为所谓“恐吓、胁迫”,是带有目的性的曲解。此类“标签化”意在将经贸活动政治化,破坏合作基础,体现了典型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中国外交官从不会对其他国家进行胁迫,但如果其他国家借疫情胁迫中方,我们也不得以作出反应。

  明镜:您认为澳政府调查病毒源头的要求是在威胁中方?

  吴大使:中方支持国际社会开展相关科研合作,但反对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中国放在被告席上,事先推定有罪,然后通过所谓国际调查来寻找证据。开展国际调查要有依据。为什么这个调查只针对中国?从科学角度看,有的国家出现那么多确诊病例、死亡病例和扩散病例,这其中难道没有问题吗?疫情当前,各方应集中精力合作抗疫,之后再由科学界对病毒源头进行研究调查并作出权威解答。

  明镜:你多次提到美国,如何评价中美关系前景,紧张局面是否存在进一步加剧的可能?

  吴大使:我们始终认为,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选择。因为历史已多次证明,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但这必须建立在相互尊重与合作的基础上,为此双方必须共同努力。疫情当前,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和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大国,中美双方更要保持清醒、明辨是非,对那些出于政治动机、煽动种族主义和歧视仇外、把别国或别的种族当成替罪羊的言行说不。因为这样的言行不仅会严重破坏我们当前合作抗疫的努力,也将加剧相互猜疑甚至对抗,将双方民众推入险境,甚至殃及全球。我想再次强调,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美国的敌人是新冠病毒,大敌当前,美方不要搞错射击目标。

  明镜:疫情是否将改变国际政治格局?

  吴大使:在疫情应对方面,我们关注的不应是领导力,而是责任。相对而言,拥有更多资源和能力的大国应该承担更多责任并作出更大贡献。中国疫情防控和国际合作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担当。为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疫情是全人类的公敌,国际社会当务之急是围绕抗疫、疫苗研发加强合作,提供国际公共产品,而不是进行政治角力和地缘竞争,将某些国家、全球化和多边主义作为替罪羊。我们处于非常特殊的时期,在抗击疫情的同时决不能再鼓噪、煽动一场国与国、人与人的政治、外交冲突,这是不具建设性的。

       采访记者:Christiane Hoffmann, Martin Knobbe 

推荐给朋友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