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首页
中德关系 使馆简介 领事服务 留学德国 新闻服务 中德经贸 科技创新
 
首页 > 热点专题 > 中国经济前景及和平发展道路
克罗宁评弗格森和基辛格对中国未来发展及影响的不同预测
2011/06/30

  2011年05月27日 来源:参考资料第29450期

  基辛格把儒家理论视为当代中国决策和变化的基础,这意味着中国不会像欧美那样行使权力并寻求帝国统治。但弗格森认为,中国已吸收并准备充分利用导致西方拥有优势的六种重要制度和思想,未来中国将变得更加坚定自信,不会再对自己的崛起沉默。因此,中美有关核心主权利益的争端可能越来越激烈。克罗宁指出,虽然弗格森对中国的看法或大错特错,而基辛格可能是完全正确的,但西方不能“回避”中国崛起,需要正视和积极应对其造成的挑战。

  【本刊讯】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5月17日发表美国新安全研究中心亚太安全项目研究员帕特里克·克罗宁的一篇文章,题为《弗格森和基辛格论中国未来以及对其他人的意义》,摘要如下:

  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喜欢把问题想得很严重。如果大多数华盛顿人满足于提出一个抽象的国家政策问题,尼尔·弗格森是不会满足的,除非他能挑战全球一代人普遍的智慧。

  弗格森最新提出的战略重点在于可能令美国和西方权力黯然失色的中国的地缘政治意义。最近他在伦敦查塔姆大厦也提出了这一想法(见2011年5月9日出版的《西方和其他:从历史角度看全球势力均衡》)。

  他的分析虽然具有挑衅性,但让人不得不关注,因为这种分析不仅建立在他的新书《文明:西方与其他地方》基础上,而且也建立在亨利·基辛格对中国历史全面的解读基础上。基辛格令人期待已久的新书于今天出版。

  基辛格的论述把儒家理论看作是当代中国决策和大变动的基础。这是一个重要的结论,因为对基辛格来说,它意味着随着中国力量的上升,欧洲或者美国行使权力方法的诱惑力将被传统所冲淡。例如,中国将满足于寻求自己真正的位置,尤其是地区中心国家的地位,而不是寻求帝国统治。它也可能采取传统战略,离间外部强敌之间的关系,只是偶尔把一些强敌拉拢进自己的势力范围。

  基辛格强调,文明和文化的传承是贯穿中国历史的主线。相比之下,弗格森强调单一但突出的权力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汉斯·摩根索和约翰·米尔斯海默都会认同这一点(基辛格在政客生涯的早期也更加接受这一点)。弗格森分析的核心问题在于:要是中国不仅搞清楚如何赶超西方,而且还接受了西方帝国权力的概念,那会怎么样?

  弗格森用计算机专家的行话来形容历史事件,称导致西方拥有优势的6种重要制度和思想是“杀手级应用”。西方主导了国际关系,这一点在19世纪和20世纪变得显而易见。弗格森认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西方利用了竞争、牛顿的科学成就、法治和财产权、现代药物、消费合作社、严格的工作道德规范。他说,问题在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现在下载了这些应用。目前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充分准备好利用这些因素。中国吸收西方制度和思想的速度令人惊讶。然而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西方大国(弗格森所指的该地区12个王国)拥有全世界60%的产业,生产80%的国内生产总值。

  中国的崛起发生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当邓小平开放中国时,中国人均拥有的财富只有美国人的1/7;如今这一数字变为1/5,差距在缩小。弗格森认为,在未来10年左右时间里,美国150年来占据世界头号经济体(自1872年以来我们一直享有的位置)的历史将永远终结。与1872年之前不同的是,将由亚洲国家而不是12个起源于欧洲的王国中的另外一个成为“大融合”的结果,其中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已经通过下载6个杀手应用迎头赶上来了。正如弗格森所说的,“现状是一种假象”。弗格森极不赞同中美之间的相互依赖可以确保中国和平崛起的说法,他宣称,“中美共同体已经死亡,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世界。我认为中国将变得更加坚定自信,不会再对自己的崛起那么沉默……”。

  弗格森可能赞同2010年中国在亚洲的坚定自信更多的是一种预兆,而不是偏离正道的说法。有关核心主权利益的争端可能会越来越激烈;如果对台军售继续进行的话,价格可能会大幅上涨;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也可能继续加快。正如他指出的,随着对尖端技术以及网络领域和太空的大力投资,许多人认为解放军已经准备好在未来的战场上取得胜利。

  在美国的政策圈中,战略的制定通常意味着如何在更大的融合与合作希望和更大的竞争与潜在的冲突担忧之间回避风险。但如果尼尔·弗格森是对的,回避并不是认真的战略选择,因为它没有正视中国动用权力只会提供生硬选择的可能性:为平衡占优势的中国力量而结成危险联盟或是作出让步。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感觉到了出现这种两难的可能性,但又认为这在政治上说不通,以及达成这种结论可能还不到时候。不出意外的是,大多数国家的官员都想知道是否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

  尽管这样,有关未来的预测通常是错误的。弗格森对中国的看法可能大错特错,而基辛格可能是完全正确的。回避政策仍保持最大政策影响力的原因在于全世界显然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中国的不确定性。例如,中国对全球资源日益加剧的提取会造成交通线路的阻塞和延误吗?

  希望并不是一种战略,尼尔·弗格森向我们所有人提出挑战,要求我们走出回避,讨论会影响21世纪的重要战略问题。(卢荻译)

推荐给朋友
  打印